錢文昊:用“小牙齒”做出“大文章”

來源:勞動觀察 作者:陳琳 發布時間:2019-07-04 09:00

摘要: 和牙齒打交道20多年,錢文昊用其精湛的顯微根管診療技術為患者保住了5000多顆有疑難雜癥、被“判死刑”的天然牙。

徐匯區牙防所所長錢文昊自上海市人社局領導手中接過了由國務院頒發的“政府特殊津貼”證書,站在鏡頭前合影留念,手捧鮮花展示證書的他表情之中仍帶著一貫的嚴肅。但了解他的同事和由他診治過的口腔疾病患者都知道,這位平日里不茍言笑的錢所長,處處為患者著想,這份榮譽實至名歸。


和牙齒打交道20多年,錢文昊用其精湛的顯微根管診療技術為患者保住了5000多顆有疑難雜癥、被“判死刑”的天然牙。有人估算過,如果他選擇將這些病牙拔除,全部換上假牙,至少可以給牙防所多創收七千萬元。顯然,這是一種對牙醫來說既輕松又賺錢的治療方案。然而,一心為患者著想的錢文昊卻對此不以為然。“醫療的本質是治病救人,對患者而言,天然牙的舒適度和功能性都是假牙無法替代的,明明可以用更經濟的現代醫學治療手法治療病牙,為什么要選擇更昂貴的方案?”近些年,過度醫療現象普遍存在于口腔醫療行業,錢文昊對此抱持批判態度:“醫學生誓言之中已經把醫生入行的初衷寫得很清楚了,一旦醫療行為過度商業化,那就背離了醫學本質。”


不只是醫術精湛,錢文昊的高尚醫德更是贏得了領導、同行和患者的認可。他先后被授予全國五一勞動獎章、上海市五一勞動獎章、“上海工匠”、上海市先進工作者、市職工職業道德建設十佳標兵、世博會工作優秀個人等三十多項榮譽稱號。


記者約訪錢所長,是在周四上午9點半,此時,錢文昊剛剛完成了一個手術,走進會議室時他步履匆匆,慕名而來的患者還排著隊在候診室外等候。實際上,作為徐匯牙防所所長,錢文昊完全可以不用再親自問診,然而,來自全國、輾轉各大醫院后登門求醫的患者仍絡繹不絕。因為不忍心讓患者白跑一趟,忍著牙痛,帶著失望的表情走出醫院大門,為病患加班加點對他來說已是家常便飯。


能在“小牙齒”上做出“大文章”,把徐匯牙防所這樣的基層牙防單位打造成口腔醫療行業的“金字招牌”,錢文昊究竟是“何方神圣”?


其實,自稱業余生活簡單到乏味的他一點也不簡單。


“虎勁”破解毫厘之間的難題


錢文昊屬虎,戴著銀絲邊眼鏡、總是以白大褂形象示人的他面相溫和,骨子里卻有著一股較真的“虎勁”。20多年前,國內對口腔治療和保健的重視程度遠不如當下。因此,和其他科室相比,做口腔科醫生是個吃力不討好的選擇,不僅又苦又累,在很多人眼中技術含量還不怎么高。但錢文昊卻看得很清楚,牙病給患者的生活帶來諸多不便和痛苦,嚴重的還會影響進食甚至是日常交流。從醫學院口腔科專業畢業、正式成為口腔科醫生的那一刻起,他憑著一股不服輸的“虎勁”,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在口腔醫生的崗位上做出名堂,讓患者不再飽受牙病折磨之苦。


然而,和很多新人一樣,初出茅廬的錢文昊卻在他的職業生涯之初遭遇了迷茫。因為從醫學院畢業不久,面對現實中的患者,錢文昊嚴格遵照教科書上的標準來處理,但他發現很多病例按照教科書方案根本無法治愈。“不能把患者治好,手術失敗,醫生往往要比病人更郁悶、更痛苦。”全心全意的治療,卻不能得到滿意的結果,這種難以為外人道的迷茫和痛苦讓錢文昊輾轉反側,如鯁在喉。


書上沒有標準答案,需要他自己在實踐中想辦法,剖析病因,對癥治療。“用什么措施能提升治療效果?”“怎么樣才能減少病患的痛楚?”“這種病牙應該用什么方法保住?”“以什么樣的方法才能讓牙齒美觀一些?”入行伊始,錢文昊每天都在腦海中琢磨這些問題。為病人著想,急患者之所急,促使他在八小時工作之外,依然潛心鉆研,埋首于醫學專著,去學術網站上尋找原版資料,寫論文、寫報告、寫講稿,尋找治療新招……原本不用加班、不用急診的口腔科醫生被他干成了“超長版”。


日復一日的刻苦鉆研,讓錢文昊成為了牙防所的業務骨干。2006年,已經在牙醫崗位上堅守十年的他被衛生局選派送往美國學習深造。對錢文昊來說,這是一個能直接接觸、學習世界先進口腔治療醫術的寶貴機會。從2002年開始,錢文昊就在查閱英文原版資料時,接觸到了國外的口腔顯微根管治療技術。他發現國內研究、應用顯微根管治療技術的專家寥寥,只聽說北京某教授有所涉獵。而這項技術對于解決口腔疑難病例極為有效。因此,在美國錢文昊果斷選擇了這個方向進行深入研究。

但是在深造的過程中,錢文昊發現:如果照搬美國的顯微根管治療技術,直接用來治療國內的口腔病患并不完全合適。“因為人種不同,國外患者的牙齒相對比較大,根管比較粗,而國內患者的牙齒比較小,根管比較細。同時飲食習慣也不同,西方人喜歡吃牛奶、牛排,而中國人偏好咬、嚼偏硬的食物,最終造成的牙齒損傷和疾病種類也是有區別的。”回國之后,錢文昊針對國內患者口腔環境的實際情況,調整了治療儀器、操作手法,改進了治療技術。他在根管峽部處理等方面進行了4項技術創新,并創立了上海市第一個顯微根管診療室,使根尖手術的成功率由72%上升到95.2%。


72%上升到95.2%的數字背后,是錢文昊和他的團隊辛勤的探索。曾經有一位慕名而來的美籍華人,下前牙腫痛,嚴重影響正常進食。她在美國看了多位專家,得到的結論均是必須拔牙之后再做種植修復。而拔除牙齒之后需要三個月時間才能進行種植修復,這位患者的女兒即將舉行婚禮,她不能缺著門牙參加女兒的婚禮。


在出國前,這位患者一直在徐匯牙防所治療,并且取得的效果都令她感到滿意。當陷入兩難時,她想到或許可以回國試一試。當這位患者求助于錢文昊時,離她女兒的婚禮只剩兩周,時間相當緊迫。錢文昊在了解這位病患的具體情況后,當天就采用顯微根尖手術一次完成了治療。這次手術不僅當時讓這位美籍華人保住了四顆患牙,回診時檢查,術后愈合良好,炎癥也完全消失了。


在完成手術的一個多月后,這位患者再度買機票飛回上海,專門為錢文昊送來了錦旗和喜糖。除了對錢醫生表示感謝,她也十分感慨:“我一直以為美國醫療水平世界第一,但卻是你讓我帶著自己的牙齒參加了女兒的婚禮,沒有因缺牙而抱憾終身!”然而,錢文昊的研究并沒有止步于此。他還在思索,為什么當初這位患者的牙齒一開始在其他地方治療得不錯,但還是會發炎,他一定要找出病因。錢文昊把患者牙根截下的部分進行了細菌培養和電鏡掃描,發現上面覆蓋了一層細菌膜,原來這就是導致其病情經久不愈的根源。之后,錢文昊和他的團隊又對細菌進行了分型,發現這其中有的是桿菌,有的是球菌,當桿菌超過一定的比例,常規的治療就起不到效果,必須采用根尖手術。


發現了這重奧秘,錢文昊團隊的根尖手術成功率由此上升到了92%,但是92%還是沒能令錢文昊滿意。“92%怎么行?還是有8%的失敗。”于是,他繼續研究,發現每顆牙解剖形態不同,根尖也存在峽區。“這個峽區也是容易積累細菌的,而我們醫生的清理通常只能到根管,所以我們在做根尖手術時一定要把峽區清理干凈。”在抽絲剝繭,發現這一重奧秘后,錢文昊團隊的根尖手術成功率由92%提升到了如今的95.2%。


“自找麻煩”的仁心仁術


直到現在,錢文昊仍然保持著“超長”時間的工作習慣。他不僅聯合中科院有機所及生命科學院共同研究解決了疑難根管及牙周治療中的顯微超聲結合載藥關鍵技術,并以第一完成人身份獲得2016年市科技進步二等獎、上海市優秀發明選拔賽金獎、上海市醫學科技三等獎等。近五年來,他發表的SCI論文多達11篇,還有十余篇核心論文,并主編了3本專著。專刊編輯部接收他的論文郵件,大抵是在半夜,而同事們也常常發現,他發來的發展設想、管理文件的落款時間是在深夜時分。因此,熟悉他的人戲稱錢所長天天都在“第二次上班”。  除了夜以繼日地鉆研醫術和做好醫院的管理工作外,他對解決患者的難題從不含糊,甚至處處以“自找麻煩”的方式,旨在找尋對患者而言最經濟實惠、對生活影響最小、痛楚最少的治療方案。


曾有一位知名院士,左下磨牙化膿發炎,瘺管長年不愈,在某三甲醫院口腔科治療長達一年多,卻沒有明顯起色。錢文昊接手后,為他進行了根尖手術,僅兩次,這位院士的瘺管和發炎癥狀就消失了,根尖陰影也在幾個月內消失,至今情況良好。另一位參與過神州6號設計的院士,也在錢文昊的精心治療下解決了久患的牙疾,感動之余寫信給中央組織部表揚錢文昊的醫術與醫風。


錢文昊還曾為上海一位知名滑稽戲藝術家進行診治。年過八旬的老藝術家滿口牙齒全部松動,對醫生來說,最簡單省力的方法就是把天然牙全部拔除之后進行種植修復。然而,錢文昊卻偏要“自找麻煩”。在經過反復推敲后,他制定了個性化診療方案,通過顯微根管治療為八旬老藝術家一一保住了患牙,保證了其正常交流和飲食功能,延續了老人的藝術生涯。

螺螄殼里做道場,小牙齒里有大文章,憑借出色的醫術和為患者著想的理念,錢文昊被徐匯區組織部選為專家服務團成員,連續十多年為區屬院士及高層次人才服務達600次,并多次獲得院士的聯名表揚和錦旗。


其實,在日常工作中,錢文昊所接診的大部分是普通人。他曾為牙體所剩無幾的患者在不拔除牙根的情況下施治并安裝烤瓷牙套,最大限度保留了患者的天然牙;有患者在治療結束后仍反復發炎疼痛,錢文昊為其進行詳細檢查后,發現其牙根尖存在著一個囊腫病灶,單純根管治療不能解決問題,經過耐心解釋,患者理解了醫生的善意,并接受了顯微根尖囊腫手術。術后,該患者癥狀全消,在表達滿意和感激之后還介紹親戚、同事到徐匯牙防所就診。


錢文昊和他的團隊還曾為一名癌癥患者進行治療。這名患者牙痛嚴重影響進食,她在全國各大醫院口腔科求診過,但因為患有癌癥,放療以后身體比較虛弱,牙齒又有很多殘根殘冠,口腔手術存在風險,醫生都告知她無法修復。無奈之時,她找到上海電視臺《大家來幫忙》節目求助。節目組便介紹她前往徐匯區牙病防治所試一試。果然,徐匯牙防所沒讓這位癌癥患者失望。錢文昊在全面了解患者的實際情況后,帶領著各科室精英組成的治療團隊,放棄多個休息日,制定了詳細周密的治療計劃,采用顯微超聲根管治療技術為其進行了治療。“和普通患者能躺下一兩個小時來配合手術不一樣,這位患者身體情況特殊,一次治療只能堅持幾十分鐘,不到一個小時,就必須休息調整。”花了整整十個月,用滴水穿石的耐心,在錢文昊的不懈努力下,這位患者終于再度擁有了一副既美觀又有良好咀嚼功能的牙齒。


很多時候,錢文昊花上一個半天,就是為盡最大努力保住患者的一顆天然牙。一天時間里,錢文昊通常要接診三十多位口腔病患。治療病牙,是一場在毫厘之間的“戰役”,每一次的手術,他都必須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頭腦、眼睛、雙手默契配合。為了多診治患者,他在工作時盡量少喝水,減少去洗手間的次數。雖然身為醫生,錢文昊深知水對健康的重要性,但把患者放在第一位的他卻說:“也許一次上洗手間的時間,就能多診治一位病患。而且徐匯牙防所里,這么做的不只我一個,很多醫生都是這么擠時間的。”


健康微笑的“守護者”


在毫厘之間展現工匠精神,錢文昊可謂妙手仁心。更為難能可貴的是,面對外界的各種誘惑,他一直抱持著一顆公益心,在人心浮躁的當下,這一點彌足珍貴。


近年來,隨著經濟的發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對牙齒健康日益關注,牙齒保健意識逐步與國際接軌,由原先牙齒只需無痛、好用,進而轉變為對牙齒美觀的追求。隨之而來的是牙醫由當初“又苦又累”的職業變成了人們眼中的“金飯碗”。


和外科醫生需要整支團隊配合不同,口腔科醫生通常只需一臺椅位和常規的口腔治療器械就能完成絕大部分的治療工作,是個獨立性比較強的職業。因此,不少有技術、有能力的牙醫,被高薪挖角去了私立口腔醫療機構,或者自立門戶,開起了診所。


向錢文昊發來重金邀請的醫療機構也不在少數,然而,面對不菲的薪資和不俗的待遇,錢文昊無一例外地統統婉拒。在徐匯牙防所,一個顯微根管診療手術可能會持續一個上午,收費只有幾百元。前文提到的那位美籍華人患者,美國醫生手術費用報價約20000美元。在徐匯牙防所經錢文昊醫生成功治愈,總共花費不到人民幣2000元。如果將錢文昊挽救的5000多顆差點被判“死刑”的天然牙全部換成種植牙,收入至少提高7000萬元。


“并不是所有人都會把賺錢放在第一位,金錢不是人生的唯一目標。”談起自己的堅守和選擇錢文昊相當坦然,“在公立醫院工作,收入肯定不比私立醫療機構高。但趨利行醫,既不是我入行的初衷,也不是我想要的。普通的工作一樣能體現自身的價值。”


錢文昊常常告誡患者的一句話是:“預防永遠是最好的治療。”這也是錢文昊多年行醫的切身體會。因為醫生和患者之間信息不對等,有些患者口腔保健知識較為欠缺,要么矯枉過正,要么對一些小的口腔疾病視而不見,最終吃了苦頭。“很多讓我們費盡心思才能治愈的疑難病例,在早期可能只需要簡單的治療或采取合適的預防措施就可以解決。”錢文昊說道。同時,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也親力親為,盡力抽出時間做科普工作,做公益講座,參加各種義診活動。“一方面,我們需要借助媒體多多宣傳,向公眾普及基礎的牙防知識,比如我們牙防所的微信公眾號就在發揮科普作用。另一方面,我建議每個人每半年做一次口腔檢查,及時發現及時治療,能起到防微杜漸的作用。”


在眾多患者的心中,錢文昊已經成為了他們健康笑容的守護者。實際上對錢文昊來說,做醫生最開心的時候,一個是在原來的知識體系范外找到了疾病的根源,并在此基礎上找到了更好的方法治愈了病人,使自己的醫術得到了提升;另一個就是根除了患者的病痛,令他們發自內心地展露笑容。2017年,被評為“上海工匠”的錢文昊這樣詮釋他對工匠精神的理解:“病人滿意的微笑,就是我最高的獎項;患者的肯定,就是我最大的榮譽;用一流的治療技術解除病患的痛苦,就是我永遠的追求。”


為年輕后輩“引路導航”


接過徐匯牙防所所長的重任之后,錢文昊不但要精研醫術,同時,他也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帶團隊,處理行政工作,規劃牙防所的未來。近幾年,牙防所有不少年輕醫生入職。經過多年籌備,牙防所的新院預計今年年底投入使用。屆時,牙防所將升級為一家綜合性口腔醫院,除口腔內科、口腔外科、口腔修復、口腔正畸等常規門診外,還將設立顯微根管治療、微創美學、種植修復、咬合重建等特色專科,進一步提升口腔醫學服務能力,口腔醫院的建成有望緩解目前牙防所門診供不應求的局面,吸引了很多優秀的口腔醫療人才能來應聘。 


“口腔行業發展是非常快的,每年都會有很多新設備和新技術出現,錢所長特別注重年輕醫生的業務學習。專業上該做什么?科研上又該做什么?他會幫助年輕醫生找到自身定位。”一位入職不久的年輕醫生這樣說道。除了臨床門診、科研和行政工作外,錢文昊每周五雷打不動地主持醫務人員業務講課。


最初,錢文昊請專家來講課,但他發現單純開展講座,針對性不強,效果不佳,有些醫生在講座中打瞌睡、看手機。于是,他果斷更換了業務講課形式,要求所內醫生輪流把自己工作中遇到的疑難病例,甚至是失敗病例拿出來和同事分享交流。人都有不服輸的天性,之后的業務講課儼然變成了比拼業務水平的擂臺。醫生們群策群力,新點子、新思維層出不窮,整個團隊在提高了業務知識的同時,團隊的凝聚力也大大增強。這些業務講課的內容每年都會匯編成冊,至今已成厚厚的8大本。


其實,徐匯牙防所也面臨過人才流失的問題,但在錢文昊的言傳身教下,單位也很快形成了良好的人才培養氛圍。經過幾年的培養,牙防所團隊成功解決了不少大醫院的專業科室都沒能治愈的疾病案例。近兩年來,徐匯牙防所離職人數僅兩人,離職率為0.54%。


另一方面,作為醫院的管理者,錢文昊在年輕人才的選拔培養上非常注重三觀和品行的培養。那位年輕的醫生坦言:“我們這兒日常所做的大部分工作還是口腔健康維護、補牙、潔牙、智齒拔除等基礎口腔醫療。但是錢所要求所里無論是醫生還是護士,都需要把這份工作當成事業來做。”


用錢文昊的話來說,凡是進入徐匯牙防所的年輕醫生,都應該摒棄浮躁、靜心沉淀,要爭取把普通的牙病治療做出一番事業來。醫者的本職是治病救人,在醫改大潮中,摒棄醫療商業化,致力于切實解決群眾最根本的看病需求,這才是醫者應該有的“初心”。


正因為把大部分精力和時間都投入到醫療事業中,錢文昊稱工作之外,自己的業余生活很是“乏味”。“做我們這一行的都是這樣,沒什么特別的興趣愛好,因為興趣和愛好都放在了工作和專業上,哪里有別的時間啊。”他坦言自己在假期里最大的樂趣就是好好休息,蒙頭大睡,讓身心徹底放松。


業余生活的“單調乏味”,更讓人對像錢文昊這樣全身心投入醫療事業的醫者多了一份敬意。正是因為他們的堅守,才換來了牙病患者重新綻放的健康笑容。

責任編輯:陳琳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收藏

相關推薦

海派畫家楊建勇:尋找唐詩宋詞中的...

凌晨12點,“振華23”輪遭遇驚...

“海盜船駛近那天,是我一生最漫長...

評論(條 )

發表

首頁

頂部

三张牌扑克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