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派畫家楊建勇:尋找唐詩宋詞中的水墨丹青

來源:勞動觀察 作者:馬亞會 發布時間:2019-07-04 08:41

摘要: 三年寫下十萬字"讀書筆記",唐詩宋詞里找尋繪畫初心。

畫家出版畫冊是這個年代的常有之事,別處不提,福州路大小書店逛一圈,素描、水彩、油畫,各類畫冊就準保你眼花繚亂。然而,筆耕三載,遍閱數百本文獻古籍,以傳統文化的視角寫下十萬字之書,卻稱得上罕見了。


今年5月,由海派畫家楊建勇主筆、上海辭書出版社編撰的《午后南書房》正式出版,引起了業界關注。一位畫家為何“不務正業”?唐詩宋詞里藏著怎樣的繪畫元素?一幅幅書畫背后又牽連著哪些有趣的歷史?近日,勞動報記者帶著種種疑問獨家專訪了海派畫家楊建勇,聽他講述了“南書房”背后的故事。


從繪畫到寫作

故紙堆里收獲的意外感悟


冒著初夏的細雨,26日上午,記者在四川中路的一棟老房子里見到了楊建勇。典型的海派建筑,三四幅不久前剛剛完成的大尺幅水彩畫,把寬敞的房間圍得滿滿當當,窗口的花草隨風搖曳,更增添了一絲雅致。


不過,這里并非書名中所說的“南書房”,而是楊建勇常年工作的畫室。熟悉老楊的人都知道,“午后南書房”其實是他在某報紙上開設的專欄名,每周一篇,寫些與書畫相關的隨筆。


而所謂“南書房”,原是指皇帝讀書處,或者與宮廷、皇家相關的詩書字畫。“午后”乃是午休時間,也有白日夢的意思。于是,“白日做皇帝夢”便成了老楊專欄的出處。不過,意料之外的驚喜是,專欄寫了一年,楊建勇逐漸在文字中解開了許多生活、創作上的困擾,又因為文字的關系,收獲了許多對藝術乃至中國傳統文化的有趣感悟,由此才有了出版《午后南書房》的想法。

當然,這本書并非是一個專欄的簡單整理,用楊建勇的話說,倒更像是他的讀書筆記。“體例有些散亂,指天說地般地東一榔頭西一棒,肯定談不上什么學術。不過是故紙堆里收獲的一些意外感悟罷了。”


遍閱數百本文獻古籍

書畫背后藏著有趣的歷史


當然,這是老楊的謙虛。其實,從繪畫到寫作的跨界,背后的挑戰和艱辛是可想而知的。事實上,從三年前確定要寫這本書起,楊建勇就開始有意識地擴大閱讀面。為了擴展思考路徑,三年來,老楊閱讀古籍文獻數百本,特別是海外漢學家的文章。


因為在他看來,藝術,從不只是技術的問題,一位藝術家進行創作,一定要探求其背后的文化淵源。楊建勇告訴記者,很多人對傳統文化其實有種誤解,認為其晦澀難懂。事實并非如此,在他看來,每一首唐詩宋詞、每一幅書畫背后,其實都隱藏著許多有趣的歷史細節。


比如徽宗皇帝的《五色鸚鵡》是哪五色,又為什么是五色?宋畫中的紅酥手并非真的手,而是一道甜品。“這些細節其實很有意思,而且在許多藝術門類中都有直接的展現,只是很多人沒有去細細品味、用心觀察。”


采訪時,記者隨機翻閱了書中的幾篇文章發現,書中多處都是以輕松詼諧的口吻,向讀者娓娓解讀唐宋元明清的名家名作。比如“醉里挑燈畫鷹”、“以足球的方式聊聊懷素書法”、“《牡丹亭》是《盜夢空間》的底版”等等。

對此,老楊也微笑著向記者進行了解釋,一方面因為是隨筆,語言上肯定不如學術論文那般考究,另一方面,這種嬉笑怒罵也是他的有意為之。“這是一個全球化成為大趨勢的時代,我們不否定流行文化,但在我們的傳統文化中,其實蘊含著許多當代生活的細節和影子,值得我們反復回望”。


在該書的序言中,老楊的朋友陶喻之就闡述了自己對書中文字的直觀體會,“婉約詞‘問君能有幾多愁’背后頗有些沉重的推敲,一旦到了建勇兄的筆底,似乎都變得舉重若輕,乃至一改原先無趣乏味而頓時間趣味盎然生動起來。”


文化尋根是本分也是責任


說書藝書道、論參禪文玩、評唐詩宋詞、品元明戲曲,老楊的“南書房”就好像一本藝術鑒賞大全,看似隨筆笑談,卻對應著美術史的人物、山水、花鳥、書法。文字與繪畫彼此印證、互補,也讓老楊最終完成了一場與歷史對話的“白日夢”。


不過,隨著市場經濟的高速發展,我們也不可避免地看到,近年來,部分藝術家盲目地追求藝術作品的商品價值,而忽視了作品藝術價值的體現。藝術創作程式化,甚至在許多國畫創作中出現了一些遠離中國傳統文化內涵意境的作品,使人痛心。


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最近幾年,老楊開始嘗試以其擅長表達的水彩畫語言重構兩宋山水畫,在此次出版的新書中也不難發現,關于宋書、宋畫、宋詞的篇幅占據了多數。而其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運用水彩方式重新解構“宋”山水。


在這些作品中,老楊大膽使用黑色和金色,甚至改變了自己最熟悉的用筆方式,以全新的視角去重構歷史縱深感和視覺的現代感,而非簡單的臨摹、復制。他堅信,藝術作品一定要有價值,這種價值并非經濟價值,而是要有創作者自己的藝術感受和見解,這應該是藝術創作的根本出發點。


一旦一味地考慮經濟利益最大化,作品本身的藝術性很大程度上就被限制了,而文化缺失則會使整個作品喪失藝術的靈魂。在老楊心中,藝術需要在傳承中創新,這是藝術家的本分,也是一種社會責任。


唐代詩人李白曾在《山中問答》中寫:“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桃花流水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山水之間,那是古代文人修身悟道的歸心之處。如今,千年已逝,鋼筋森林逐漸吞噬了古老的城池,在多元文化充斥的城市空間里,疲于都市生活的人們又何嘗不是在重新尋找著內心的“山水”?


今年書展期間,老楊的《午后南書房》一書就將正式首發亮相。說起對新書的期待,老楊再次謙虛地擺了擺手,或許對他來說,3年來無數個日夜里梳理出的創作感悟,已經讓他找到了自己的那方山水。


采訪結束,老楊又自然地拿起畫筆,慢慢地坐回了自己的書案前。窗外是川流的人群,時不時有汽車鳴笛,一派市井煙火之氣。在蘭花搖曳的窗欞之內,這位海派畫家也像往常一樣,開始了晨起寫作,午后畫畫的日常。


我想,《午后南書房》大概就是老楊夢開始的地方,是他在喧囂都市里守候的一方桃源。在經濟高速發展的今天,沏一壺香茗,過濾掉市井喧囂;染一抹水彩,守一方空澄明凈,這是他的儀式,也是他的程序,是喧囂都市里不多見又離不開的詩和遠方。


攝 影:朱擎
責任編輯:陳琳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收藏

相關推薦

【我和勞動報的情緣】抓斗大王包起...

【我和勞動報的情緣】85后工會人...

評論(條 )

發表

首頁

頂部

三张牌扑克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