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讓無底薪模式淪為“無底線侵權”

來源:紅網 作者:王穎 發布時間:2019-07-05 10:35

摘要: 勞動者自身有權要求單位支付工資時不得違反最低工資保障制度,提升法律維權意識,對無底薪導致的侵權現象,應直接拒絕。

繼前不久,有互聯網公司宣布取消旗下快遞員底薪后,近日上海一家房產中介將推行無底薪、提高傭金以減輕人力成本的消息,再度引發熱議。薪資牽動著每一位勞動者的神經,而底薪更是為勞動者帶來安全感的保障。筆者近日調查發現,不僅是從業門檻低的快遞員、美發師、銷售員等實行無底薪工資制,某些培訓機構也實行無底薪合同制。


當下,并非只有從業門檻較低的崗位實行無底薪,在一些培訓機構,其從業者多是本科畢業,還有部分是“海龜”,他們上崗后也是無底薪合同制。誠然,正如媒體調查顯示,無底薪行業都有一些共同特點:靈活就業性明顯,勞動強度大,入行門檻低;還伴隨從業人員自我維權意識的淡漠。的確如此,無底薪看似是干活靈活且工資靈活,但事實上遠非如此。不容忽視的現實是,一旦勞動者因客觀原因完不成工作,就有可能失去最低工資保障,更深一層來講,無底薪工作存在的法律風險也不容小覷。


對勞動者而言,無底薪可能造成其收入不穩定,保障缺失。無底薪意味著勞動者所獲報酬與其完成的工作量掛鉤。在勞動合同中,雙方當事人約定的勞動者在未完成勞動定額或承包任務的情況下,用人單位可低于最低工資標準支付勞動者工資的條款。實際上,這是違反勞動法的。《勞動法》第四十八條的規定,國家實行最低工資保障制度,用人單位支付勞動者的工資不得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也就是說,只要勞動者在正常的工作時間內履行了正常的勞動義務,公司都應當保證其每月的收入不低于最低工資標準。


同時,無底薪模式的負面激勵效應也須防范。誠如有律師直言,這種工資結構會提高生產效率,但可能引發勞動者過勞,如何采取技術措施或者制度措施防止過勞,是必須關注的問題。的確如此,勞動者的休息權同樣受到法律的保護。故此,取消底薪并增加業務量,須防范勞動者的過勞現象。畢竟,非法變相讓勞動者加班法律不允許。


因此,對于無底薪用工模式勞動用工監管不能疲軟。讓員工無底薪奔跑雖然可行,但是員工的合法權益卻不能“裸奔”。從勞動用工監管來看,有必要加強對某些無底薪情況高發的行業的排查,對于違法違規用工行為既要及時糾偏,也應通過有效的法律懲戒以保障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同時,勞動者自身有權要求單位支付工資時不得違反最低工資保障制度,提升法律維權意識,對無底薪導致的侵權現象,應直接拒絕且果斷依法維權。


責任編輯:李佳敏
勞動觀察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收藏

相關新聞

呼喚有“溫度”的管理制度,讓夜班...

莫讓無底薪模式淪為“無底線侵權”

新加坡“新勞動法”惠及更多勞動者

首頁

頂部

三张牌扑克送彩金 多宝时时彩计划软件 ★香港资料★单双中特 手机上怎么养兔子赚钱 开北京烤鸭赚钱吗 ag捕鱼王2奖励 双色球147期号码预测 体育彩票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穿越火线分辨小丑技巧 海南房产论坛 重庆快乐10分钟玩法 百变王牌吧 mg线上娱乐平台 亿豪彩票安卓 时时彩信誉平台 辽宁35选7走势图好运 山东麻将258四人麻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