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外案件多,處理難度大,勞動爭議審判,難!

來源:勞動觀察 作者:浦江天平 發布時間:2019-07-03 08:29

摘要: 面臨經濟下行壓力的大背景,我國經濟體制改革及經濟結構調整不斷深化,產能過剩行業加快出清,勞動爭議案件呈現新特點,對人民法

近日,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上海靜安法院)2018年度勞動爭議審判白皮書發布會在上海東方環球企業園區舉行。會上,上海靜安法院通報了該院2018年7月至2019年4月勞動爭議案件審判工作相關情況及十大典型案例。


一、勞動爭議案件審理概況

(一)收案數量持續高位運行,收結案實現良性循環


2018年7月至2019年4月期間,靜安法院勞動爭議案件共計收案621件,結案622件,同期結案率100.16%,保持了案件審理的良性循環。從結案方式上看,判決結案374件,占比60.13%;調解結案118件,占比18.97%,撤訴及按撤訴處理結案共計92件,占比14.79%,調撤率合計為33.76%;裁定駁回起訴2件,占比0.32%;移送及與本院其他案件并案審理等案件共計36件,占比5.79%(見圖一)。


圖一:2018年7月至2019年4月靜安法院勞動爭議案件結案方式對比圖


從案由分布情況看,2018年7月至2019年4月期間審結的案件中,勞動合同糾紛仍然占比最大,為535件,占結案數的86.01%。其余糾紛結案數依次為:勞務合同糾紛43件,占6.91%;確認勞動關系糾紛13件,占2.09%;工傷保險待遇糾紛12件,占1.93%;人事爭議12件,占1.93%;追索勞動報酬糾紛2件,占0.32%;競業限制糾紛1件,占0.16%;其他勞動爭議4件,占0.64%(見圖二)。


圖二:2018年7月至2019年4月靜安法院勞動爭議案件結案案由對比圖 (單位:件)


與往年相比,勞動合同糾紛、人事爭議所占比例有所上升,而追索勞動報酬糾紛、工傷保險待遇糾紛、競業限制糾紛案件數量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勞動合同糾紛訴請復合化趨勢更為明顯,勞資雙方的訴求也更為多元,其中部分勞動合同糾紛中包含了當事人主張競業限制補償金、競業限制違約金、確認勞動關系、追討勞動報酬等訴請。


(二)案件處理難度進一步加大


勞動爭議案件數量持續高位運行的情況下,個案的處理難度亦有所加大。主要表現為:上訴率仍持續走高,案件調解撤訴率與判決率相差甚遠。調撤率33.76%,為判決率60.13%的一半左右,反映出勞資雙方在糾紛中矛盾趨向尖銳,致案件調解的空間不大。


(三)勞動者起訴案件較單位占比高,仲裁分流案件效果明顯


2018年7月至2019年4月期間,靜安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收案2400余件,結案1960余件。其中不服仲裁裁決訴至法院的案件為580件(勞務合同案件、追索勞動報酬案件無需經仲裁前置程序),勞動者不服仲裁裁決起訴案件數為405件,占全部勞動爭議收案數的比重為65.22%;用人單位不服仲裁裁決提起訴訟案件數為175件,占全部勞動爭議收案數的比重為28.18%。勞動仲裁委員會分流案件效果明顯,大大提高了勞動爭議糾紛處理效率,同時為法院集中精力處理疑難復雜勞動爭議糾紛提供了有力支持(見圖三)。



二、勞動爭議案件呈現的特點


勞動爭議案件收案的變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經濟運行狀況。從企業關停并轉遷及經營產生的糾紛中可以窺見經濟結構調整的大背景下人力資源市場以及勞資糾紛的特點。而了解本區域勞動爭議案件的特點,對妥善處理勞動爭議糾紛有重要意義。


(一)勞動爭議案件呈現產業性特點


隨著靜安區“十三五”規劃的深入實施,產業轉型升級不斷推進,呈現出高端現代服務業、生產性服務業、新興行業集聚發展的良好態勢。而某些傳統制造業、環境污染性行業因無法適應產能升級的要求被淘汰。勞動爭議案件呈現生產性服務業為主,高端現代服務業、傳統制造業、交通運輸業、高新技術行業均有涉及的特點。其中生產性服務業、高端現代服務業涉案比例較高,企業類型多集中于房產經紀、管理咨詢、金融信息、文化科創等。這一特征也表明靜安區近年來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區域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已初顯成效。


(二)群體糾紛行業性特點明顯


2018年7月至2019年4月間,靜安法院共受理群體性勞動爭議20批140件,占收案總數的22.54%。其中34件因傳統的勞動力密集型制造企業轉型整體搬遷所致,占所有群體性糾紛的24.29%;14件因二手房市場低迷,房產經紀公司集體裁員所致,占所有群體糾紛的10%;其余或因用人單位未及時足額支付勞動報酬,或因用人單位違法解除勞動合同,或因用人單位未經勞動者同意擅自將勞動者的社保交由案外公司代為繳納、或因用人單位未及時與勞動者簽訂書面勞動合同所致。上述群體性案件從行業分布看,用人單位多為傳統制造、餐飲、房產經紀、零售、物流等勞動力密集型企業,占比75%左右;從所有制性質及規模看,幾乎均為中小型民營企業,占群體性案件的90%以上。所涉崗位多為欠缺核心競爭力、可替代性較高的崗位。此外,靜安法院群體性勞動爭議案件另一個顯著特點是,雖系群體性案件,但個案之間情況又有所不同,一批案件中往往存在三至四種不同情況,故加大了該類案件的審理難度。


(三)涉外籍勞動者案件增多且處理難度大


國際化一直以來是靜安區的發展方向之一。以建設具有國際要素資源配置能力的全球城市核心CBD區域為目標,一系列政策相應出臺,吸引外資能力進一步增強,涉外勞動爭議案件數量較往年有所增加。2018年7月至2019年4月間,靜安法院共受理涉外勞動爭議案件10余件。訴訟請求主要集中于恢復勞動關系、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績效獎金、年休假工資、年終獎金等。其中涉及勞動合同違法解除、恢復勞動關系的案件占所有涉外案件的50%左右。


涉外案件主要有以下特點:其一,涉訴企業以教育、傳媒、咨詢等高端服務業為主。其二,涉訴群體中涉高管和高級技術人員較多。從涉訴勞動者來看,涉外勞動爭議案件中涉高管和高級技術人員的數量相對較多,占比達到30%左右,且訴求大多與績效薪酬、年終獎、住房補貼等高薪酬待遇相關。其三,涉訴案件審理難度較大,調撤率較低。由于涉外商獨資、合資企業較多,案件涉訴標的大,訴請復合化程度高,案件事實相對復雜。同時,由于中外法律文化的差異,外籍當事人對調解的認同度不高,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該類案件的處理難度。


責任編輯:黃嘉慧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收藏

相關推薦

往返境外看病時,職工的病假待遇并...

境外發生意外,國外開具病假證明需...

職稱評定又出新規!這一領域的人才...

評論(條 )

發表

首頁

頂部

三张牌扑克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