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盜船駛近那天,是我一生最漫長的15分鐘”

來源:勞動觀察 作者:莊從周 發布時間:2019-07-03 22:19

摘要: 5月31日凌晨,上海振華重工的“振華23”輪航行在索馬里海域上,剛剛離開中國軍艦的護航,船員們其實頗為放松。那天晚上,風平浪靜,能見度很高,一切看起來都平常安穩。但在12點05分,警報拉響了。“振華23”的二副嚴元杰發現,雷達上出現了一艘行蹤可疑的船只。“起初我們以為只是一艘普通的漁船,燈還亮著,我們都能看得見,雷達上顯示是沒有速度的。”但就在幾分鐘后,嚴元杰發現,這艘船以超過25邁的速度向“振華23”的船尾疾駛而來。“遇到海盜了,馬上啟動應急預案!”船長韓正地拉響警報,全員進入戰斗狀態……

5月31日凌晨,上海振華重工的“振華23”輪航行在索馬里海域上,剛剛離開中國軍艦的護航,船員們其實頗為放松。那天晚上,風平浪靜,能見度很高,一切看起來都平常安穩。但在12點05分,警報拉響了。“振華23”的二副嚴元杰發現,雷達上出現了一艘行蹤可疑的船只。“起初我們以為只是一艘普通的漁船,燈還亮著,我們都能看得見,雷達上顯示是沒有速度的。”但就在幾分鐘后,嚴元杰發現,這艘船以超過25邁的速度向“振華23”的船尾疾駛而來。“遇到海盜了,馬上啟動應急預案!”船長韓正地拉響警報,全員進入戰斗狀態……


一生中最漫長的15分鐘

差一步就啟用安全倉室


船長韓正地告訴記者,在和這艘船拉鋸的過程中,他真切感受到了什么叫度秒如年,“其實前后只有十五分鐘左右的時間,但我卻感到怎么那么漫長,時間就像靜止了一樣。”而韓正地也表示,他心里也做過最壞打算,一旦海盜強行登船成功,他就要啟用安全倉室,首先保障船員們的生命安全。


“安全倉室”是振華每一艘輪船都會配備的。記者昨天也來到“振華23”的安全倉室,那塊地方原本是舵機室,巨大的舵機控制臺和舵機位于房間中央,這塊地方其實處于甲板底部,頗為隱秘。船員們通過一條頗為曲折的內部道路進入,原本的出口在危急時刻是從內部封死的。而在船員全部進入后,船長再用巨大的鐵桿和兩枚螺絲把鐵門封死,形成一個較難攻破的密室。不過,記者昨天在里面僅僅待了15分鐘就感覺非常悶熱,一旦全體船員進入,里面的體感一定很不好受。



而在房間的右側,當晚擺放著食物、飲用水、醫療用品和通訊器材。大副顧軍表示,緊急情況下,房間內會有兩臺衛星電話,方便和外界進行聯系。記者了解到,在當晚的情況下,一旦海盜登船成功,他們首先要面對的是一堵高達6米的白墻,由于所有連接駕駛艙的梯子已經被移除,要想登船,只有靠繩索或是掛梯。“海盜會配備這些東西,也有成功攀上去的例子,但很費時。”韓正地說:“每一艘船的構造都不一樣,就像我們的安全倉室,你是第一次來,讓你找,估計得找半天。而且我們封死了所有的出入口,海盜很難突入。我們聯系中國海軍,當時的距離大概在500海里左右,直升機飛來,也就是二、三個小時的路程。說實話,雖然心里怕,但是有著海軍在我們背后,心里是充滿希望的。”


船員的辛苦和驕傲

家屬其實承受更多


1997年,船長韓正地就開始了自己的海員生涯,至今已經22年。對他來說,這份職業最大的自豪和驕傲感來自于在海外港口和碼頭得到的尊重。“我們振華的船,都是運送大型建筑項目的,整只的塔吊在船上,一路開到港口。很多外國同行都很羨慕,我們的技術工人可以達到這樣的水平,這是他們做不到的。”韓正地說:“但這份職業的辛苦就是常年見不到家人,自己的孩子,出生6個月,我出海了,回來時,孩子已經2歲了。完全不認識我,其實想想挺心酸的。”現在,孩子已經讀大學,韓正地也對記者道出了他心中最真實的想法;“大家都說,海員辛苦,沒有人肯做,但真正辛苦的其實是海員的家屬。我一直說,海員的家屬們都是最堅強的,我的妻子,一個人要當兩個人用,上有老,下有小,堅持了這么多年,太不容易。”



韓正地向記者透露,做這一行,其實離婚的不在少數,這不是什么秘密,大家心知肚明,“不是說不愛了,是真的被現實擊垮了。”而那些陪伴著海員們堅持到現在的,則成了他們心中“最可愛”的人。


從亞丁灣歸來不到兩個星期,“振華23”輪又會在7月中旬開赴印度,這一個輪次又是2個多月,對此,大副顧軍笑了笑說:“都習慣了,如果現在叫我朝九晚五,天天回家吃飯,我反倒不適應了。”


攝 影:朱擎
責任編輯:張銳杰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收藏

相關推薦

這個月,“垃圾分類保潔員”成了熱...

商務部:如果中美能達成協議,美方...

華北多地最高溫破40℃ 部分省份...

評論(條 )

發表

首頁

頂部

三张牌扑克送彩金